欢迎来到1288购彩平台

武汉,我以为故乡处处是花园

作者 / 邹波

有汽车无可驳斥地通过,到处是逆光、树木刺眼的灵魂

有车痕的嫩叶子,就说起蜡烛的迟钝,灰烬无形,没有肉体是忠实的

索性不去管那些吧,今天就单纯的想一想这座城市,这座仍被病毒伤害着的“疫城”,无疑的,也是一千万人心中的“伤城”。

或因为恐惧,只把现实当从前说起

荐诗 / 流马

老坐着我一半阴影,文明复杂的图纸,一半故乡的机敏

处处幽暗深沉的角落,每个向外的刀锋

不再有任何启示,早知如此

我以为,故乡处处是花园

直到今年中秋节——

也见过小偷和妓女,这样一半一半回故乡

原标题:武汉,我以为故乡处处是花园

以及灵魂的枝桠

渴望托举的故乡,它已经变老,变轻,变多

月亮却和我的心一样

老叶子盖满三个梦中离岛,平头工蜂仍是主角儿

都有一条向内的伤痕的小巷,有时

盯着施与受,盯着每一伤口,这里

渐渐只汇成个苍白皎洁的上坡,流畅、缓慢,又无可留恋

武汉,我以为故乡处处是花园(节选)

捡起地上花环,戴在自己头上

塞入一个小巷

像一个道具转至台前,像终于走在月亮里面,像得到了月亮

第2519夜

展开全文

水珠像无数个月亮滚动着,我托举着

这已经是第几天了,情绪依然被各种不断曝光的真相影响着,被各种半真半假的信息左右着,处在禁闭期的不安全之中,每个人的情绪似乎都不那么稳定,“不是愤怒得手脚冰凉,就是感动得热泪盈眶”。

你没有在这个城市生活过,如何想象一个普通的武汉人,是怎样度过封城后的每一天?如何体会一个身居武汉的诗人的愤怒?那以武汉为故乡的人,曾以为故乡处处是花园,又如何体会他十年后,已然端坐为一个漂泊者,居然也“有了地方官的沉默”?

蜜蜂般地叮咛着,举目就是这团迷雾……

跟着一个庸人的咏荷诗

肮脏完整的月亮,使人不再有心散步

你没有在这个城市生活过,如何想象一个家庭父母双亲感染疫情,无处可以住院,儿女开车在长江上南北穿行寻找医院的奔波之苦?你没有在这个城市生活过,又如何想象兄妹在同一座大桥上行驶,一个在上一个在下,电话中互通母亲去世消息时的那种痛苦与隔绝?

把今晚的圆满,补足为一种辽阔的残缺

我也曾抚慰她们

像巨额援助,对无限、无能的情感

未雨绸缪的雨伞下,顶着一个圆月亮

十年我历经城市,它们背阳而明亮的窗子前

他们把整个码头、整个下雨的港口

没有一声雷,彻底下起封城的雨来

像在月下的花园里,天真地问路

将死盯着路边的爱情和友谊

我的伞也微弱共振起来,手像杂耍者,托举着一切颤抖

码头也将消失,你阴沉地说我虚无,这好生的晴朗

农夫模样的老警察,穿着雨衣,继续按住车头,在虚线里饮水

有时我突然回故乡,脚下就是这片湿滑,耳边常有一只蚊子

题图 / Philipp Barlow

也不是每次暴雨,都如断发巨人连江而来,涉足庭园

但我比你更平静

我喜欢武汉这座城市,但从没有想过它是一座花园。外地人如我,对武汉的喜欢或者向往,大抵还是在于这座城市的气势和气质。武汉三镇,长江汉水,“烟雨莽苍苍,龟蛇锁大江”,就算没有去过,仅凭想象,已然心折。

2020 / 01 / 31

在我脚下,一层青苔渐渐浮现

这首诗是我这几天读到的最好的诗,当所谓“抗疫”诗歌突然被批量制造的时候,一首摇荡心魂的诗篇何其珍贵。“有时我突然回故乡,脚下就是这片湿滑,耳边常有一只蚊子,蜜蜂般地叮咛着,举目就是这团迷雾……”

油一样的纹理,蔓延至长江沿岸

古城,同一地点,雨点反复死去

十年后,我这端坐的漂泊者,有了地方官的沉默

对这首诗,我放弃解读,其实只要诵读,只要倾听,只要体会就已足够。所以我特别推荐今晚的朗读。被不断刷新的过剩资讯填饱的人们,不妨暂时放下它们,在倾听朗读的同时想念一下这座城市,不管它是不是你的故乡,不管你有没有去过那里。想想它的历史,它的现在,想想那里的朋友,以及那里的陌生人。

posted @ 20-02-01 04:26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1288购彩平台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